“扶贫异化”

来源:济南日报-齐鲁党报网       2018-04-24 14:30:47       编辑:王海燕
字号:TT
  黎青作  “社会扶贫”APP是国务院扶贫办主管的唯一社会扶贫网络平台——中国社会扶贫网开办的APP,搭建了一个连接贫困人口和社会爱心人士、爱心企业的平台。但是在落实过程中,一些地方基层党委、政府下任务下指标,爱心人士的注册量成了基层企事业单位和乡镇党委政府考核的硬杠杠,淘宝上甚至出现了代注册爱心人士的“抢手生意”,7角钱就能注册一个“爱心人士”。(4月23日《法制晚报》)  “爱心人士7角钱一个”,文字说法上挺抢眼,不过是数字造假、政绩注水的又一个品种罢了。透过这一事例追问、剖析一些深层的东西,才有助
 

  黎青作

  “社会扶贫”APP是国务院扶贫办主管的唯一社会扶贫网络平台——中国社会扶贫网开办的APP,搭建了一个连接贫困人口和社会爱心人士、爱心企业的平台。但是在落实过程中,一些地方基层党委、政府下任务下指标,爱心人士的注册量成了基层企事业单位和乡镇党委政府考核的硬杠杠,淘宝上甚至出现了代注册爱心人士的“抢手生意”,7角钱就能注册一个“爱心人士”。(4月23日《法制晚报》)

  “爱心人士7角钱一个”,文字说法上挺抢眼,不过是数字造假、政绩注水的又一个品种罢了。透过这一事例追问、剖析一些深层的东西,才有助于我们看清“购买爱心人士”这种问题的本质以及危害性。

  笔者认为,问题的本质是一些官员的形象工程、政绩工程思维根深蒂固,因而成为一种习惯性动作、一种“工作方式”。拿爱心人士注册量这种硬指标来说,谁都知道注册量的多少不代表扶贫成果,实际上是“好看”的意义更大,反而容易导致下面造假应对,为什么上级单位仍然执意下任务压指标呢?

  数字上好大喜功、任性造假,表面看是一些官员的主观意识问题,实质则是监督不足问题。上级考核下级,很大程度是一种封闭式的运作,只有实现开放式监督——引入横向监督、社会公众评价,才能让“爱心人士7角钱一个”这种形象工程与政绩造假难以蒙混过关。很多形象工程、政绩工程往往是体系内部无感觉,而总是在舆论层面被剥得精光,说明公众监督在某些问题上更有效。

  需求决定供应,这种“爱心人士7角钱一个”的APP注册游戏,根结在于一些地方、单位的造假思维延伸到了扶贫领域。对政绩造假的问题,不能止于批评一下、整改了事的保护性处理,而应当对照相关制度严肃处理。不痛不痒的批评整改,解决不了实际问题。

浏览量:1254
ITAG:
0人参与
昵称: 验证码: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

遇事先问真假切莫只看标签

今年6月8日,四川省南充市营山县街头,69岁的刘德科被一名小伙子推着电动自行车剐...

让“标题党”得不偿失

“重磅消息”“令人震惊”“转疯了”……如今一些“标题党”为了吸引眼球,常常使用各...

政务APP能否不再各自为政?

“河长”巡河发现问题,可在APP上一键举报;以前需要跨区层层沟通处理的事情,现在...

“做四休三”难解休闲指数下降问题

7月13日在北京发布的《休闲绿皮书:2017—2018年中国休闲发展报告》建议,...

哪种“爽约”该被失信惩戒?

昨天的新闻里,个人诚信系统格外忙碌。一边是《现代金报》曝光,宁波各大医院挂号后不...

私立学校不录取老赖子女合情合法

近日,河北衡水市桃城区法院已向衡水市第一中学、衡水中学实验学校等辖区内所有相关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