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异化”

来源:济南日报-齐鲁党报网       2018-04-24 14:30:47       编辑:王海燕
字号:TT
  黎青作  “社会扶贫”APP是国务院扶贫办主管的唯一社会扶贫网络平台——中国社会扶贫网开办的APP,搭建了一个连接贫困人口和社会爱心人士、爱心企业的平台。但是在落实过程中,一些地方基层党委、政府下任务下指标,爱心人士的注册量成了基层企事业单位和乡镇党委政府考核的硬杠杠,淘宝上甚至出现了代注册爱心人士的“抢手生意”,7角钱就能注册一个“爱心人士”。(4月23日《法制晚报》)  “爱心人士7角钱一个”,文字说法上挺抢眼,不过是数字造假、政绩注水的又一个品种罢了。透过这一事例追问、剖析一些深层的东西,才有助
 

  黎青作

  “社会扶贫”APP是国务院扶贫办主管的唯一社会扶贫网络平台——中国社会扶贫网开办的APP,搭建了一个连接贫困人口和社会爱心人士、爱心企业的平台。但是在落实过程中,一些地方基层党委、政府下任务下指标,爱心人士的注册量成了基层企事业单位和乡镇党委政府考核的硬杠杠,淘宝上甚至出现了代注册爱心人士的“抢手生意”,7角钱就能注册一个“爱心人士”。(4月23日《法制晚报》)

  “爱心人士7角钱一个”,文字说法上挺抢眼,不过是数字造假、政绩注水的又一个品种罢了。透过这一事例追问、剖析一些深层的东西,才有助于我们看清“购买爱心人士”这种问题的本质以及危害性。

  笔者认为,问题的本质是一些官员的形象工程、政绩工程思维根深蒂固,因而成为一种习惯性动作、一种“工作方式”。拿爱心人士注册量这种硬指标来说,谁都知道注册量的多少不代表扶贫成果,实际上是“好看”的意义更大,反而容易导致下面造假应对,为什么上级单位仍然执意下任务压指标呢?

  数字上好大喜功、任性造假,表面看是一些官员的主观意识问题,实质则是监督不足问题。上级考核下级,很大程度是一种封闭式的运作,只有实现开放式监督——引入横向监督、社会公众评价,才能让“爱心人士7角钱一个”这种形象工程与政绩造假难以蒙混过关。很多形象工程、政绩工程往往是体系内部无感觉,而总是在舆论层面被剥得精光,说明公众监督在某些问题上更有效。

  需求决定供应,这种“爱心人士7角钱一个”的APP注册游戏,根结在于一些地方、单位的造假思维延伸到了扶贫领域。对政绩造假的问题,不能止于批评一下、整改了事的保护性处理,而应当对照相关制度严肃处理。不痛不痒的批评整改,解决不了实际问题。

浏览量:1751
ITAG:
0人参与
昵称: 验证码: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

“政府部门群贺条幅”挂的是官本位

18日下午,一场在江苏如皋举办的某商业活动现场挂满了祝贺条幅,其中如皋市十多家机...

第一笔工资的意义在钱外

不少职场新人已经拿到了人生第一笔工资。近日,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

转诊无章可循才有靠关系之叹

江西省南昌市民张华的母亲在南昌市某三甲医院确诊患上了罕见的黑色素瘤。黑色素瘤是皮...

医院大厅变“旅社”的启示

近日,一则“医院变成暖心‘旅社’”的视频在网上热传。为了给患者家属提供住宿场所,...

对“假乞丐”要零容忍常监管

近日,有网友称地铁9号线上有乞讨人员组团行乞,地铁七里庄站的卫生间甚至成了行乞人...

“官办企业”开了政企分开的倒车

严禁党和国家机关及机关干部经商办企业,这是党中央和国务院的一贯要求。近日记者在河...